石梅山庄业主原创:我们的山庄生活

发布者:maggie3691 新闻来源: 海南在线 发布时间:2015-12-07 人气:2183

  一辈子,寻寻觅觅,从北方到南方,从东南到西南,从西南再到海南,在中国,在我退休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安下心来养老的地方——石梅山庄

 

  这是一个座落在海南东南部热带雨林中的养生山庄,低密度的花园洋房与原生态的森林、山溪和谐相融,为每一个居住于此的庄民创造出一种自然舒适的生活方式。在这里,每一天都会过得充实而快乐。

 

  清晨,当你还在床上熟睡的时候,窗外林中的鸟儿便开始了它们每天一次的交响乐盛会。先是几声清脆的高音领衔,接着便是一阵低音的响应,其间又有几声中音的点缀,当它们确认这样的序鸣足以将庄民们从睡梦中唤醒之后,便开始了热热闹闹的大合奏。那声音,远远近近、高高低低,既有珠落玉盘的清新,又有花间莺语的温柔,在穿林风鸣的伴奏下,和着高山流水的旋律,回响在山庄的每一扇窗前,让每一个庄民犹如置身于高雅的音乐厅中,欣赏世界顶级的交响乐团的演奏。不过,即使是置身于那样的音乐厅中,也绝难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在自己的卧室、自己的床上,和心爱的人一起,半眯着双眼,静静地躺着,静静地沉浸在这纯天然的交响乐中,仿佛置身于广袤的森林之中,微风拂面,花香扑鼻,晨曦披肩,与蝶共舞,与雀同飞……

 

  在鸟儿的合奏声中,早起的人们也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活动,打拳的,击剑的,慢走的,小跑的,练歌的,蹓狗的,应有尽有。在太阳升起的时候,鸟儿的演奏结束,窗外的山林复归于沉寂。晨练的人们也回家吃了早餐,开始了上午的活动。

 

  女人们的上午大都在买菜、烧饭中度过。她们拖着一种类似于行李车的小拖车或提着手提袋,到庄外的路旁采买一天的蔬菜水果。那里有一个小型的农贸市场,每天有十多种蔬菜、三五种水果、还有一些猪肉鱼肉,足够庄里人选用。如果还想有更多的选择,那就只有自己开车到附近的石梅湾农贸市场或更远一点的兴隆镇上去买。庄民们大都把原来在内地时用的私家车带了过来,为的是生活方便。到外面去买菜的时候,男人们自然要为女人们当司机,陪同自家的太太前往。也有很多单身的女人自己开车外出或乘坐庄门口的公交车外出。

 

  男人们的上午相较于女人有更多的选择。他们或陪同太太买菜烧饭,或外出垂钓,或结伴骑行,或邀人在室内打乒乓球、在室外打网球、打篮球……

 

  陪太太买菜烧饭的自不必说,那是绝对的好男人。外出垂钓的,自是喜欢独处的人,他们钟情于湖面的平静与内敛,寄望于在垂钓的过程中让心情回归自然的宁静。

 

  石梅山庄有天然的溪谷、宽阔的湖面,丰富的鱼钓资源。在庄里的湖中垂钓,无论收获多少,都是不需要交任何费用的。垂钓者如果不愿出庄,可以在在庄里的中庭湖泊,静坐于水榭楼台之上,于漫不经心中钓到一条两三斤重的大鱼,想吃,就带回去;不想吃,再放回水中,让它再长大一点。或者,从黄花梨展馆旁的生态小路走向谷底的博冯湖边,去钓获更大的野生鱼类。倘若还不满足,还可以再走得远一点,到更远可以垂钓的湖边,或许还能钓到五、六斤的野生大鱼。当然,钓翁之意不在鱼,在乎山水之间也。经常看到这样的情景:钓者满载而归,太太微笑相迎;钓者空手而归,太太亦微笑相迎。可谓,有鱼无鱼,皆欢皆喜。

结伴骑行、打乒乓球和打网球篮球的男人,多是喜欢运动的男人。

 

  庄里的男人,大都有一辆山地自行车,有的还有配套的头盔、运动鞋、运动衣。每天上午9:30,男人中的一部分到会所的活动室打乒乓球,一部分到网球场打网球,剩下的便是骑行的队员。他们从山庄的后门出发,沿青梅山间的公路进入热带花园的自行车绿道。车道虽然曲折,但坡缓路平,骑行其中,不急不躁,不喘不累。一路上林荫蔽天,鲜花夹道,景色迷人。在微风中一路前行,经相思湖,过热带花园,转神龟山,再转兴梅大道,骑行中闻香识花、观山阅水,风清气爽。两个小时后,悠哉悠哉地返回山庄,正好是午饭时刻,其他的运动项目也已结束。各自归家,吃过午饭,稍事休息,便到下午时刻。

 

  下午,山庄最热闹的地方是会所。台球室、麻将室、乒乓球室、儿童乐园、阅览室、电脑室……凡是庄民所需要的,应有尽有。不论男人女人,所有的爱好,都可以得到满足。台球、麻将、乒乓球,这些需要他人参与合作的项目,在这里都可以很快地找到自己的合作伙伴;带孙子的老人可以在儿童室里与孙儿孙女一起玩耍;喜欢阅读的老人可以在阅览室里安静地读自己喜欢的书籍; 离不开电脑的,可以自带笔记本在这里享用免费的Wi-Fi,让自己的生活与世界互联。也有对上述活动不感兴趣的男人女人,三三两两的,在会所的林荫下,围着古朴的茶桌,沏一壶绿茶,天南地北地交谈着,让时间的河流,悄悄地从语言的缝隙中流过。

 

  这里是自在的,或动或静,动静皆宜;这里是自由的,或远或近,各得其所,互不干涉。

 

  当下午的活动结束,会所里的人渐渐地散去,各归各家之前,还忘不了叮嘱一声:“晚上见。”

 

  庄民们的晚饭一般都在下午6:00左右,饭后休息半个小时,又开始了新的活动。此时,夜幕也缓缓落下,庄里的每一条林荫道上都亮起了路灯,在树木密集的枝叶中,或明或暗、闪闪烁烁的,如夜空中洒落的星星。

 

  山庄的夜晚,静,也不静。庄民们或在家看电视,或出门顺着山溪小路散步,或在湖中的水榭亭台上打太极拳,或在山庄中心的歌舞厅里跳舞,还有一群典型的中国大妈,在庄门外的广场上尽兴地跳着广场舞。歌舞厅前的下方是一个泳池,灯光从开放式的舞厅中射出,映照着泳池的水面,波光粼粼的,有一群游泳爱好者,在舞厅音乐的伴奏下,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弋。要知道,跳舞的大妈、游泳的大叔,他们中年龄最大的八十多岁,最小的也超过了六十岁。

 

  这就是我们的山庄,朴实、自然、休闲、舒适、温馨,它远离尘世的喧嚣,却不与世隔绝,让身处其中的庄民,既享桃源之幸,又得魏晋之福。

 

  这就是我们庄里的人,他们从北方来,从东北西北来,从东南西南来,从冬季的苦寒中来,从漫天的雾霾中来,为的是享受这一片海、这一座山、这一方湿润清新的自然。他们是曾经的教师、医生、作家、学者、工人、农民、企业家……,如今,老了,退休了,收藏起昔日的辉煌,来到这里,隐逸在这一片世外的庄园中,静心养性,感悟天地的质朴与真实。

 

  这就是我们的山庄生活,每一天,都过得充实、快乐、轻松、自在、幸福、美满。

 

          石梅山庄庄主关京生